满堂彩_满堂彩官网

助理告诉他那晚大大小小的车祸从晚上七点到清

 好好的周末,林疏影把自己过到医院去了,那天晚上她赌气离开,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全身除了一件不合身的浴袍什么都没有。
 
    本来是想打车回家的,回家后拿了钱再给出租车司机就可以,但有的时候这人要是倒霉,真的是出门就倒霉,那辆出租车和一辆私家车撞了,然后,她就悲催的被送进医院了。
 
    这些好了,身无分文也有吃有住,还有肇事司机报销医药费,不知道算不算是皆大欢喜,反正她是笑不出来。
 
    医生一直让他联系家人,她也一直说,“只要死不了,这点伤就不用惊动我的家人了。”
 
    医护人员也没强求,她的确也就只是点儿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吴子洋一,夜,未眠,今天周六,他也决定不去公司,心里是想着,这个女人把手机钱包车钥匙都落在他的家里,一定会回来拿的。
 
    结果,等了一中午没等到她的到来,反而是接到了那个追求她的韩志轩的来电。
 
    “老林,睡饱饱了吗?单身狗是不是很无聊,不如出来,我们约会吧。”
 
    吴子洋是真的替这个阳光大男孩操心啊,看上去什么都好,就是眼光太差,话说他是怎么看上那个林疏影的啊?
 
    “她不在。”吴子洋冷漠的说话。
 
    韩志轩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确定没打错,而且觉得这个声音似乎有点儿熟悉,就又问,“她去哪儿了?手机为什么在你那里?”
 
    吴子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谎,反正他想这么说,也就这么说了,“早上出门的忘记带手机了,就这么简单。”
 
    韩志轩气的额头想骂人,这还叫简单,这大叔明摆着是为了和他显摆,昨晚老林是和他住在一起的。
 
    “大叔,我们年轻人不在乎那些的,她现在是和你住在一起,我相信总有一天老林会看到我的好,住到我和她的幸福小家里的。”
 
    吴子洋冷冷的笑笑,“那就祝你早日实现愿望。”
 
    话落,切断通话。
 
    韩志轩不服气的噘嘴,真是没礼貌的大叔,该让老林好好的给他上上课,让他懂得接电话要说你好,挂电话要说再见。
 
    哎,这周和他亲爱的老林约会计划又泡汤了,他就想,要是有一种能他喝一瓶就大十岁的药水就好了,那样老林一定会答应做他女朋友的,还有那个大叔什么事。
 
    可惜啊,目前为止还没人发明出那种神奇药水。
 
    韩志轩将她的手机扔在沙发上,屏幕快要暗下去之前,他无意中瞥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如果刚才那一眼没看错的话,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他的照片。
 
    他纯属好奇的重新拿起她的手机,按了一下,需要输入密码,但输入密码之前,他还是看的清楚,背景画面是他的照片。
 
    这个女人,真是费尽心思。
 
    就这样,她的那些物品放在沙发一角整整两天,周一吴子洋准备上班前,再次接到韩志轩的来电。
 
    这小伙子是急性子,就是习惯在林疏影还没说话之前就说话,吴子洋只听到韩志轩说,“老林,你什么情况?怎么都不来上课的,不就谈个恋爱吗?至于你连课都不来上了。”
 
    吴子洋眉心越皱越紧,林疏影没去学校!而从那天晚上离开,她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一样,非但没有来拿属于她的东西,连一通电话都没打来,如果她也没去学校,那是不是可以认为,她出事了。
 
    吴子洋问,“她平时上课都不迟到的吗?”
 
    韩志轩听到又是吴子洋接的电话,心里很不开心,“怎么又是你?”
 
    吴子洋又问,“她平时去上课都很积极的吗?”
 
    韩志轩说,“我入学已两年,从来没见她请过假或者迟到,不是大叔,老林不会不见了吧?”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沉思,助理告诉他,那晚大大小小的车祸从晚上七点到清晨七点一共有十三起,其中在离他家位置比较两公里的十字路口的那起车祸最厉害,是一位酒驾人员撞到了路上的行人,而路人当场死亡。
 
    吴子洋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失衡,好久没有出现的头疼,此刻疼痛欲裂,路人,那晚她被他赶出去后身无分文,她也只能选择走路。
 
    刚刚陷入悲痛中,秘书来电,“叫林疏影这个名字的一共有三位,一位是孕妇,昨天刚产下一名男婴,母子平安,还有一名是七岁的小女孩,感冒发烧肺炎入院,还有一位是因为车祸,目前是市医院的普通病房,听说只是皮外伤。”
 
    吴子洋挂了电话就去开车,赶往市医院,他在心里祈祷,市医院的那个林疏影,一定要是他找的林疏影,一定要是他要找的林疏影。
 
    医院里林疏影已经办理好出院手续,因为她来的时候穿的是吴子洋的浴袍,所以她就摆脱那个肇事者也把她身上穿的那套病号服也买下来,还说等到出院后,可以把病号服钱还给他。
 
    吴子洋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林疏影穿着一身病号服和面前的男人有说有笑,他刚才差点都急疯了,而她却连在医院里都不忘勾搭男人。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