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堂彩_满堂彩官网

第一眼没看见她的人,感觉到腿被什么东西缠住

  两人面对面坐着,原木色的餐桌上放着两份外卖,两杯水,吴子洋问她,“据我了解,你不缺钱。”
 
    林疏影如实点头,“对啊,目前算是不缺,因为我有一张无限卡。”
 
    吴子洋拧眉,“你父母是谁?或许应该认识吧。”
 
    林疏影摇头,“你肯定不认识,他们都是一所普通大学的教授,现在已经退休了,你这样的,肯定没读过普通大学吧?”
 
    普通大学的教授,而她一个大学老师,那无限卡是哪里来的?
 
    “你跑车哪里来的?”吴子洋问她。
 
    林疏影认真回答,没觉得有隐瞒的必要,“我前男友送的,其实也不算前男友,就是他睡了我一晚,然后第二天就扔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还留下了他的车钥匙。”
 
    吴子洋嘴里的饭已经咽不下去,他放下筷子,双手环胸,直直的凝视着还在大口吃饭的林疏影,“所以说,你来我家的目的,就是让我也睡你一晚,然后也扔你一张银行卡送你一辆车,是不是?”
 
    林疏影抬眸看着他,将嘴里的饭菜咽下,对他笑了笑,“所以说,你有没有觉得,那样的男人很坏?”
 
    吴子洋说出自己的想法,“他只是给了你想要的东西。”
 
    林疏影不悦的噘嘴,“他怎么就知道,我想要的不是他啊。”
 
    吴子洋轻蔑的勾了一下唇角,“看来,你的胃口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
 
    林疏影低眸苦笑,不再看他,两人沉默许久,都没有了继续吃东西的胃口,她问他,“如果是那个人是你,你会怎么做?”
 
    吴子洋本不想做这样无聊的假设,但面对她眼眸之中的期待,就算答案是残忍的,他还是说了出来,“可能会和他一样吧。”
 
    林疏影笑了,笑的视线有些模糊,她说,“那你今晚睡我吧,一辆车就够了,毕竟无限卡我已经有一张了。”
 
    吴子洋很想对她生气,但又觉得,对这种女人,没有必要。
 
    他起身,凉凉的留下一句,“睡你,一辆车,我觉得不值。”
 
    吴子洋径自上楼,留下林疏影一个人留在餐厅,形单影只,特别是她嘴角划过那苦涩的笑,悲戚,哀默。
 
    看来,是她太高估自己的身价了。
 
    在一楼的浴室洗干净自己,没有换洗衣服,将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明天总要穿的,但今晚,只能穿着他夸大的有些夸张的浴袍。
 
    坐在沙发上怎么都睡不着,平时看综艺节目她都能笑到肚子疼,今晚,她怎么都笑不起来,大屏幕里的人笑的越开心,她心里就越加的难受,想哭。
 
    目光落在一瓶已经开启的威士忌那里,脑海里有一个画面一直重复播放着,她起身,去拿了那瓶威士忌和旁边的酒杯,大概一个小时后吧,那期的综艺节目结束,瓶子里的酒也空了。
 
    她发现,她终于又会笑了,她清楚自己现在很清醒,她的酒量可不是一般的好,都说喝醉了会让人忘记很多事情,会让一个不快乐变得快乐,所以曾经她也试图把自己灌醉,可她真的不是一个轻易忘记悲伤的人,她好像怎么都喝不醉。
 
    醉也好,没醉也罢,她现在就要接着酒劲去做一件事情,不让她心里难受,她一难受,就会觉得所有的笑话加起来都不会让她笑,只会让她哭,让她悲。
 
    她打了个酒隔身轻如燕的走到二楼,门都没敲就准备闯进去,可她又高估自己了,吴子洋根本就是对她极其防备,门是反锁着的。
 
    所以她的脑门重重的撞到了门板上,喝酒没让她喝晕,这一下是真的撞晕了,她干脆无赖的坐在地上,用力的拍打着他的房门,拍的她手心都疼。
 
    “吴子洋,你给我开门,开门!”
 
    房间里倚在床背上的吴子洋,放下手里的笔电,眉心凝重的紧蹙,对这个女人,他觉得是时候赶出去了。
 
    他下床,去开门,第一眼没看见她的人,感觉到腿被什么东西缠住才低头一探究竟,而她……像个醉汉一样的抱着他的腿,不肯松手。
 
    “林疏影,你闹够了没有?”竟然还敢喝酒,这个女人真不是一般的有手段,是想趁着喝醉让他对她做点儿什么吗?那样她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了。
 
    她高高的仰头看着他,泪眼如花,“老公,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真的很差吗?”
 
    吴子洋不想和一个酒鬼多说废话,抬脚踢了踢她,想要她放手,她没放反而还攀着他的身体站了起来,还很聪明的移到房间里面来,这样他关门,她就不会被关在门外了。
 
    吴子洋讨厌她装的很傻其实却很聪明的样子,“出去!”
 
    林疏影倚在墙面上,迷离的望着他,摇头,“不要。”
 
    吴子洋刚要对她动手,准备亲自把她给扔出去,她却趁机搂住他的脖子,满是酒气的唇蹭在他敏感的颈间,让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想给她扔出去,却发现她的衣服在洗衣机里,洗衣过程中洗衣机自动上锁,根本打不开。
 
    他就站在洗衣机旁边等了快一个小时,衣服洗好直接烘干,他气冲冲的拿着她的衣服和门口的鞋子准备全都扔给那个女人的时候,才发现门口已经空无一人。
 
    这让吴子洋不禁讽刺的嗤笑,他还真是太高估她了,像她那种女人,怎么可能可怜兮兮的守在门口等着。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